给孩子在篮球培训班报名学习,等候近一年,报名地点迟迟未能开课,想要退款却困难重重,近日,市民于女士就遇上了这样的烦心事。“去年大概4月左右在亿泽辉体育的山东政法学院校区给孩子续的篮球课,后来一直没开课。”她说,期间自己也曾尝试带孩子去该培训机构其他校区学习,只是实在不便。无奈之下,于女士在今年3月初提出了退费要求,一个月时间过去,却迟迟没得到准确答复……

“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等了确实很长时间了。”于女士说,自己的儿子俊俊在上小学,一直对打篮球很感兴趣,家长也支持孩子的爱好,从幼儿园大班起就给他在培训班报了篮球课,“一直选择的就是这家亿泽辉体育”。

她介绍,这家培训机构是连锁品牌,在济南有多个授课校区,自己选的是离家最近的那个,位于山东政法学院内,骑电动自行车15分钟左右就能到,“在那里学了将近2年时间,老师挺负责,如果没有这次的事,我们对这家机构还是挺满意的”。

时间来到2020年4月,俊俊所在的这家培训机构开始了新一轮的招生,虽然之前的课程还没上完,但想着孩子以后还要长期学习,于女士又花费了7000余元为孩子报了名,“当时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还没完全过去,他们也还没开课,我选择续费真是出于信任。”

可随着疫情逐渐稳定,亿泽辉体育旗下其他的篮球培训校区都已渐渐恢复课程,于女士为孩子报名的山东政法学院校区却迟迟没有消息,“一直等到今年3月,我提出退款时,这个校区也没开课”。

于女士表示,自己申请退费也是无奈之举,“因为报名的校区迟迟没开课,他们的工作人员也提过让我们先去别的校区训练。”她说,对方介绍了高新校区和甲骨文校区两个地点,自己选择了离家更近的高新校区,“但跟以前比远多了,去年8月开始,带孩子试着去学了10节课,因为实在不方便,基本去年10月之后就没再去过了”。

原本骑电动车15分钟就到的距离,如今变成了开车半小时。一节课两个小时,原本放下孩子后还能回家忙些自己的事,到点再去接也很方便,如今不得不等在外面,每次上课来回都要耗费三四个小时,“孩子每周要上两次,上班族这么来回折腾真的受不住。”

这之后的日子,于女士一直在等待山东政法学院校区的开课,直到今年3月,感觉不能再让孩子空等的她为儿子在其他培训机构报了名,“孩子已经开始在新学校上课了,我就想着把这边的钱退掉”。

于女士说,自己计算过,算上在高新校区上的几次课,自己先前报名的课程也没上完,去年4月续课的课程也还没开卡,“我跟孩子教练沟通退费时,也说了可以做些让步,之前报名没上的课就算了,只把去年报的没开卡的课退了就行”。 只是令她没想到是,等了近1个月的时间,她的退费申请仍没得到培训学校的准确答复。

“孩子的教练说可以退,等了很久没消息,打电话去了公司,又说没接到教练的退费申请。”在于女士提供的聊天记录截图中,能看到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确实查询到了她在去年4月办理的续费课程还未开卡,“我不明白,既然卡没开,我也是因为等的时间太久了才申请退费的,为啥这么费劲呢?”

为了弄清其中原委,新时报记者找到了这家亿泽辉体育,公司工作人员称山东政法学院校区4月底就能正常开课,届时于女士的儿子可继续学习,当记者表明于女士已为孩子在其他地方报名,希望协商退费时,“按照合同约定,我们没办法进行退款。”该工作人员说。

“合同里都有约定,如果校区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开课,我们会负责将学员分流至附近其他校区。”对于于女士之前带孩子训练多有不便一事,工作人员说先前曾为山东政法学院校区的学员在经十路万象城附近提供过训练地点,“这里离着先前的校区很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于女士没有选择。”

该工作人员说,按照公司的规定,于女士在为孩子续课成功后,先前剩余的课程就已经并入到了新的课程里,虽然新卡尚未开卡,但课程已经生效,无法进行退款。至于于女士提到的让步一事,“我们的卡是以每年多少次课计算,她先前报名课到现在原本就已过期了”。

“现在只能是提供两个方案,一是办理暂停,她可以等时间方便的时候再带孩子来学习,二是帮她把卡转给别人,可能需要等一到两个月的时间。”上述工作人员表示。

对于亿泽辉体育工作人员的说法,于女士表示难以接受,“首先,当初他们只给我提供了高新校区和甲骨文校区两个选择,并没有人告诉我可以在万象城附近上课。”其次,她说自己在这家机构报名的时间很早,先前报名的课程当时约定是按次计费,没有时间限制,不存在过期一说。“而且他们说的按合同约定,我去年办卡的时候根本没拿到也没看到合同”。

对此,山东争渡律师事务所律师黄西文认为,如果于女士所述属实,那么该培训学校的做法显然是有悖于《民法典》的公平原则,“该机构提供的服务,并非是即时完成不可撤销的。”黄西文表示,于女士替孩子报名培训属于预付费的行为,实际尚未享受到全部服务,在此期间消费者提出退费,双方应进行协商,且其提出退费的原因是因报名培训的地点迟迟未开课,给自己带来了不便,商家在提供服务有瑕疵的情况下拒绝退款,有违背公平原则之嫌。

“至于培训机构所说合同中有相关约定,因属于格式合同,其效力还要看合同签订时是否有向消费者进行明确告知,合同条款是否进行了显著提醒。”黄西文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