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利克本周五就会公布世界杯年的第一份德国国家队大名单,但“未来核心”维尔茨铁定名落孙山。因为在昨天的德甲第26轮比赛中,这位年仅18岁的勒沃库森前场核心遭受了职业生涯的第一次重伤——左膝关节前十字韧带撕裂!

维尔茨的受伤发生在勒沃库森主场对科隆的德比大战当中。第24分钟,维尔茨在禁区前右侧拿球后横向带球摆脱防守,到了禁区弧顶附近遭到前U21队队友基利安的逼抢。基利安成功地利用身体优势卡位断球,并没有犯规,但维尔茨在对抗过程中左膝扭了一下,随即痛苦倒地,并立即做手势要求队医进场。队医检查之后,很快就向替补席做了换人手势。看到这一幕,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都深知不妙。随后,维尔茨由担架抬离场,现场球迷包括场上对手都向他报以祝福的掌声。

其实勒沃库森刚开场就已经折损了荷兰右闸弗林蓬,踢了不到半小时就作出2次被动换人。连遭打击后,勒沃库森0比1输掉了这场莱茵地区德比,但维尔茨的伤情才是球迷更关心的话题。赛后不久,勒沃库森就官宣维尔茨立即接受了核磁共振检查,确诊为左膝关节前十字韧带撕裂,并将休战几个月,肯定无缘本赛季剩余比赛了。

维尔茨是在2019/20那个被新冠疫情打断的赛季尾声出道,本赛季仅仅是他第2个完整的职业赛季。赛季至今,这位超级天才在德甲出场24次,贡献7个进球与队内最多的10次助攻(德甲助攻榜上仅次于托马斯穆勒),并当选为去年9月的德甲最佳球员。加上德国杯和欧联杯,维尔茨本赛季已为勒沃库森出战31次,交出10个进球与14次助攻的“两双”成绩单。

冬歇期的时候,在《踢球者》杂志的传统评选当中,维尔茨获评为德甲进攻型中场位置的第2名,仅次于“世界级”的托马斯穆勒。《踢球者》指出,维尔茨已经成为勒沃库森的关键与领袖球员,而且防守习惯也有了明显进步。

其实早在2020年12月,《踢球者》就将出道不到一年的维尔茨定义为“更好的哈弗茨”。并不是说维尔茨已经超越哈弗茨,而是超越了同龄时的哈弗茨。原本由哈弗茨所保持的勒沃库森队史最年轻出场和最年轻进球纪录,都是被维尔茨所刷新。

进入本赛季以来,经历上赛季末U21欧青赛夺冠洗礼的维尔茨进一步蜕变。与此前在荷兰教头博斯手下主司433阵型的8号位不同,维尔茨如今在瑞士籍主帅塞瓦内主打的4231阵型里踢10号位,一举奠定了组织核心地位。这也使得维尔茨比同龄时的哈弗茨更强的结论,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同。

不信?哈弗茨在第2个职业赛季——2017/18赛季(也是18岁时),只在30场德甲比赛中为勒沃库森打进3球,外加8次助攻。直到2018/19赛季博斯中途接替赫利希后,哈弗茨才实现突破,当季以17球高居德甲射手榜并列第3(外加3次助攻),各项赛事42场20球6助攻。

事实上,2018/19赛季的布兰特(当季德甲33场7球11助攻)才更接近于如今的维尔茨,即更多是扮演组织者而不是终结者的角色。但人们喜欢拿维尔茨与哈弗茨去做比较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这两位天赋异禀的技术型球员有不少相似之处,例如刚出道的时候,两人都是更多地担任右边锋或右内锋的角色,后来才逐渐移到中路。而且当哈弗茨2020年夏天高价转会切尔西后,不差钱的勒沃库森并没有对位引援,最重要的理由就是要扶正维尔茨。

当然,维尔茨与哈弗茨无论身材条件还是战术角色,都有诸多不同。维尔茨是一位如假包换的“10号”,一位严格意义上的组织核心,而哈弗茨则是“9号半”,尽管也擅长盘带与传威胁球,但更大的威力在于射门得分。因此论进球能力,哈弗茨显然在维尔茨之上,他代表勒沃库森出场150次就打进46球,而维尔茨78次出场只有19球进账。但维尔茨本赛季的助攻数字,则是哈弗茨职业生涯至今从未达到过的高度。

不管你是否认可维尔茨比同龄时的哈弗茨更强,反正维尔茨之于勒沃库森,已经到了不可或缺的地步。勒沃库森赛季至今有过2段连续5场不胜,分别是去年10月国际比赛周之后,以及去年12月到今年1月初。在这两段5连不胜期间,维尔茨只录得1次助攻。在维尔茨有进球或助攻的比赛当中,勒沃库森取得14胜3负的佳绩,胜率超过八成,而他没有直接参与进球(含缺阵)的比赛中,“厂队”只有可怜的4胜7平7负。

由此可见,勒沃库森赛季剩余比赛的前景不容乐观,尤其是本周四晚主场对亚特兰大的欧联杯1/8决赛次回合。既没有维尔茨,也没有头号射手希克(小腿受伤),弗林蓬也可能踢不了,塞瓦内还能想出什么办法去扭转首回合2比3的劣势?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立即离开欧联杯这条战线对于勒沃库森未必是坏事。输给科隆后,他们领先第4名莱比锡RB的优势只剩下1分了,而且第5的弗赖堡和第6的霍芬海姆跟莱比锡同分,身后追兵简直就是如狼似虎。一不小心,勒沃库森就会掉出欧冠区。

维尔茨本赛季已经报销,希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冬窗加盟的阿兹蒙经历此前一段时间的伤停后状态低迷,与科隆一战替补登场后竟3次在没有防守压力的情况下射门踢跐,甚至踢空!维尔茨的重伤,有可能导致勒沃库森一夜回到解放前。

这次重伤不光会危及勒沃库森的赛季目标,也可能导致维尔茨错过今年年底的卡塔尔世界杯——这可是他个人的重要目标。一般情况下,十字韧带撕裂都需要动手术,也意味着球员要伤停长达6到8个月,甚至更长时间。

以维尔茨的两位国家队队友为参考:萨内与聚勒都在2019/20赛季初遭遇过十字韧带撕裂的重创。萨内是在赛季一开始(2019年8月初)代表曼城参加社区盾时重伤,聚勒则是在2019年10月下旬遭遇不幸,这也是他职业生涯第2次中“十字魔咒”。结果萨内一直休养到2020年2月底才复出,伤停超过6个半月;身高马大的聚勒则直到2020年7月初才终于恢复健康,耗时超过8个月。

考虑到维尔茨的身体条件与萨内相似,或许他也可以在伤停不到7个月后就回归。但伤愈是一回事,找回重伤前的状态则是另一回事。无论是萨内还是聚勒,都在恢复健康后的第一季遭遇严重的状态危机。萨内在新东家拜仁的处子赛季处境尴尬,信心持续低迷,而聚勒也失去主力位置,经常要靠客串右后卫来争取比赛时间。到了因疫情延期一年举行的欧洲杯上,原本被勒夫当作新一代核心来培养的两人都沦为大输家,其中聚勒更是因胡梅尔斯的回归而只得到1次替补出场机会。

直到进入本赛季,萨内和聚勒的发展才总算重回正轨。以此为鉴,维尔茨即便能在下赛季前半程就复出,并重新在勒沃库森连续踢上比赛,可能也难以迅速恢复理想的竞技状态。更何况,维尔茨在德国国家队中还只是资历尚浅的替补。一旦最终因状态不足而落选,可能也不会引发什么争议。

当然,维尔茨是弗利克非常看重的一名球员,否则弗利克也不会一上任就让勒沃库森新星完成国家队首秀(维尔茨是在去年3月,即勒夫任内首次入选国家队,但当时连续3场世界杯预选赛都没有获得出场机会),让他在去年9月和10月的连续5场世预赛中完成4次替补出场,而且还是让他踢10号位,而不是靠边站。

得知维尔茨重伤的消息后,弗利克也第一时间通过德国足协官网表达关心与慰问,“维尔茨是德国足坛近年所出产的最杰出的年轻球员之一。因此对于他十字韧带撕裂,我们全部人都感到震惊。我已经跟他通过电话,鼓励了他。他还年轻,他回归的时候至少会像之前那样强,我对此非常肯定。他会得到我们的全力支持。我们祝愿他一切顺利,并且祈祷他会有最理想的康复过程。”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