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5月16日,足总杯决赛上演,依靠蒂勒曼斯的世界波,莱斯特城以1比0战胜切尔西,收获队史首座足总杯。

比赛的第89分钟,当切尔西打入“绝平”一球时,VAR最终判定进球无效,左右了比赛的胜负。

随后VAR介入,但主裁判王迪整整花了3分钟才最终判定进球有效,而在判定结束后,主裁判只补了30秒就结束比赛,这一举动在赛后引来了不小的争议与讨论。

此外,意甲第37轮,尤文图斯在主场以3比2力克国际米兰,尤文暂回前四,国米近20轮不败被终结。

北京时间5月16日凌晨,2020-2021赛季足总杯决赛,莱斯特城以1比0战胜切尔西,收获队史首座足总杯。

此前8次夺冠的切尔西第15次打入决赛。莱斯特城此前4次打入决赛均落败,上次打入足总杯决赛还是1969年。

而比赛的进程,也展示了这一点,切尔西开场后占据主动。芒特突入禁区弧内射门稍稍偏出右侧立柱。蒂亚戈·席尔瓦角球混战中禁区左侧传中,维尔纳近距离顶偏。

连续错失机会也让比赛的局势有所改变,第63分钟,莱斯特城打破僵局,托马斯传球,蒂莱曼斯在禁区外打出世界波。

蒂莱曼斯成为第3位在足总杯决赛进球的比利时人。有意思的是,此前的另外两位比利时人阿扎尔和德布劳内均在进球后夺冠。

反而是在比赛的最后时刻,第89分钟,当奇尔维尔禁区左侧传中,瑟因居解围打中队友摩根反弹入网后,裁判启用VAR,并最终判定奇尔维尔越位,进球无效。

“助手在替补席屏幕上看到了,球员们也立刻说这是手球。现在是第2次了。在对阵阿森纳的比赛中有个手球,在门线上阻止了我们的进球,VAR没有干预。”

切尔西主帅图赫尔也表达了对于本场判罚的失望,“我觉得今天我们有些不走运,我们从来没有掩饰过,在这个层次的较量中我们要赢球就需要动力、决策、细节、裁判。”

切尔西的输球最终成就了莱斯特城成为第44支夺得足总杯的球队,他们也是自维冈竞技2013年以来首支首次夺冠的球队。

当尤文图斯和国米在意甲第37轮再度相遇,这是一场无关乎冠军归属的焦点之战。

对于国米而言,本场比赛,他们的门将汉达诺维代表奇国米生涯第328次出战意甲,追平由传奇门将沃尔特·曾加保持的国米门将意甲出场纪录。不过,在这个里程碑之夜,汉达诺维奇并没有守住国米的球门。

尤文图斯在第24分钟就取得领先,C罗主罚点球被汉达诺维奇扑出,但他随即补射入网。

这是C罗职业生涯打入的第777球,继续扩大由自己保持的世界纪录。在打进这一球之后,本赛季C罗在意甲已经打入29球、各项赛事打入40球,职业生涯第12次单赛季进球数超过40球。

比赛结束之后,C罗也在社交网络上更新了状态,为尤文加油打气,他晒出自己进球后同队友庆祝的照片,并且配文写道:“让我们战斗到最后”。

这场胜利也增加了尤文争夺欧冠资格的信心,尤文在终结了国米近20轮“不败金身”的同时,自己也重新回到联赛第四位。

5月15日晚,中超联赛第5轮继续进行,青岛队最终以1比0战胜重庆两江竞技。

就是这个全场唯一的进球,极剧故事性——比赛第92分钟,36岁的老将刘健将球捅入球网,边裁则举旗示意越位。

接下来3分钟时间里,当值主裁判王迪在VAR介入的情况下久久不能给出裁定,在所有人焦急等待下,最终判定没有越位。

这一反差也引发了重庆球员的不满,当比赛结束之后,重庆两江竞技球员将裁判围住,讨要说法。

事实上,从这场比赛的整体判罚来讲,王迪的执法水准没有什么争议的地方。包括上半场拉多尼奇的手球,王迪也看得很准。虽然拉多尼奇投诉重庆队球员有拉人犯规动作,但王迪没有理会。

唯一的争议就是比赛最后时刻持续了3分钟的VAR判定,从定格画面来看,确实很难判罚——因为刘健的肩膀和对方后卫的脚,几乎就是在一条线上。

最终,VAR“决定”了比赛的胜负,而主裁判王迪只给了30秒的时间也成为了另一个争议话题。毕竟,之前因为确认进球耗费了不少时间,重庆两江竞技也难以利用30秒做出更多尝试。

5月15日,据中国足球队官方消息,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在上海集结完毕。除武磊外,包括补充征调的王大雷和郑铮在内的26名球员,全部参与了下午进行的首堂训练课。

这次中国队集训是为了备战即将开始的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A组剩余比赛,比赛都将在中国苏州进行。

为了能够更好的备战,中国队将原定的集训时间提前,大部分国脚也都缺席了中超第五轮比赛,而被补充征召的山东队球员王大雷和郑铮,也在踢完第五轮赛事后赶往了上海。

队伍集训首堂训练课,教练组通过丰富多样的热身唤醒训练、结合球身体训练,帮助球员尽快调整、恢复身体状态,为后面高强度训练做好准备。

教练组原本安排昨日刚刚参加完比赛的王大雷和郑铮在康复师的带领下单独训练,以更好地休息调整,但王大雷主动要求参与了全部队伍合练内容。

国足的同组对手们也在积极准备,小组排名第一的叙利亚公布了大名单,不过前亚洲足球先生得主赫里宾因为和主教练的矛盾继续无缘入选。

目前和中国队积分相同的菲律宾则正在卡塔尔多哈集训,球队征召了多名在欧洲联赛效力的球员。实力最弱的关岛队和马尔代夫则情况不佳,前者新帅上任后还没有带队训练过,后者也因为疫情影响了备战计划。

5月15日晚,在南京进行的中国田径街头巡回赛上,江苏选手王振以2米30获得男子跳高冠军。

这是最近两年来中国选手的最好成绩,也是这两年来中国选手首次达到2米30大关,上一次是2019年5月份王宇在南京跳出的2米31。

跳过2米27的天津选手武国彪获得亚军,而北京名将王宇已2米20获得第三。

回顾比赛,江苏选手王振虽然在2米10上用了二次才跳过,但他逐渐找到状态,2米20一次过关后,王振又放弃2米24,直接要了2米27,并且一跃而过。2米30高度,前两次全部失败后,王振孤注一掷,最终第三次成功跃过,随后他放弃接下去高度的冲击。

而天津选手武国彪进入状态有点慢,2米20到第三次才过,2米27也是两次跃过,最后在2米30高度止步。北京选手王宇在2米15和2米20都是一次跃过,但2米24的高度成了一个坎,王宇三次未过,最终获得第三。

本次暴走共有200支队伍参加,近1000名队员,共筹集善款超过566万元,超过1148万人观看直播。

为了更好地配合疫情防控工作,此次“一个鸡蛋的暴走”公益活动缩减了线下参与人数,还特别推出线上直播形式。同时为了人员不聚集,近千名队员也分两个时间段出发,卡点处志愿者佩戴口罩,有序引领队员排队测温、洗手。

“一个鸡蛋的暴走”公益活动,坚持快乐自主有成效的公益理念,让参与者实现个人挑战和公益参与的双重价值。

自2011年以来,先后有65280名参与者加入到“一个鸡蛋的暴走”公益活动,共筹得约7400万元人民币,资助了819个公益项目,超133万儿童及他们的家长、老师、社工受益。

今年,“一个鸡蛋的暴走”重点关注全国因家庭监护缺失或监护不当而陷入困境的儿童及其它有需要帮助的儿童,他们包括事实无人扶养儿童、服刑人员子女、涉毒家庭儿童、农村留守儿童等。“锦鲲杯”2021中国体育舞蹈公开系列赛。

本次大赛是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恢复举办的最大规模全国积分赛,上海站也调整为系列赛的首站。

为了更好地配合疫情防控工作,本次大赛精简了设项及组别,取消了看台观众席。据统计,在取消业余组的情况下,本次大赛仍有来自全国各地千余名选手报名参赛。

同时,本次大赛对标国际比赛标准,对现场的舞美搭建及硬件设施进行了大量更新升级,力争打造一场视觉盛宴。

组委会在防疫工作方面高标准、严要求,严格规范全员防疫要求,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地规划人员路线,科学规划场地分区及活动区域布局,实行闭环管理;应急处置预案设置了应急处置通道、二次测温区、留置区等闭环处置措施;严控进馆人员,落实体温测量、登记,办赛及参赛人员实名办证及进场;做好充足的防疫物资储备,确保大赛有序安全地进行。(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