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总决赛第二场开场还有16分钟,当值主裁判托尼-布拉泽斯手持三个篮球,缓缓走进了甲骨文球场中心。布拉泽斯先走向詹姆斯,商讨使用哪个球为比赛用球比较合适,詹姆斯看了一下篮球,拿起其中一个,不断在指间拨动,再用双手挤了挤,运了几下,然后指向其中一个,点了点头。几分钟后,轮到勇士队挑球,他们队负责这个的是库里,他选择用球的方式与詹姆斯一样,检查、拨动、运球,三步到位。“如果一定要我选择的线号球。”库里在上周接受采访时说,新科MVP觉得6号球轻盈的球感,可以让他在投三分球时更加得心应手。双方都同意了对方对比赛用球的选择,布拉泽斯拿着三个球走向技术台,告诉第四官员哪一个是比赛用球。事实上,从球上的划痕判断,这个比赛用球并不算新,但也许球员们觉得旧一点的球手感更好。对于球迷来说,篮球只是一个工具,更有甚者,也许会觉得它只是在球场上飞来飞去。但对球员来说,特别是控球后卫,篮球上极小的误差都会对他们控球造成巨大影响,比如湖人名宿杰里-韦斯特就偏爱在比赛中用旧球。NBA的历史虽短,但球员们选择比赛用球的事,完全可以单独写成一部列传。

在芝加哥河北岸,有一大片砖房区,斯基普霍尔文在这里继续着自己的家族生意,他们的皮革公司1905年成立,是美国最老的皮革厂之一,也是NBA与NFL(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比赛用球的独家牛皮革供应商。

霍尔文与NFL的合作几十年前就开始了。十年前,通过不断的努力与沟通,他们才成功与NBA开始合作。

一开始,霍尔文提供的牛皮革总是被告知还不够完美。“不是太滑了,就是太粘了,我们每次尝试修补一项缺陷,另一个问题就会产生。”主席霍尔文无奈地倾诉,他的公司花了整整11年,才真正的走上正轨。

“NBA球员有能力感受到产品之间的细微差别,他们不能详尽地告诉你是怎样的差别,但是他们可以立刻告诉你这些球是不一样的。这对我们公司来说是巨大的挑战。对我们来说,如何定义皮革的质感十分重要,我们需要尝试把每一个产品都做到一样,都要达到定义的质感。”霍尔文说。

每年七月的第一周,新球将发给各支球队,让他们在2个月的备战期里,试用并感受新球的球感。

“球员的汗水,他们手上的油脂,球场地板上的污秽,只有这些才能真正的‘激活’皮革,使篮球达到比赛用球的标准。”NBA官方用球供应商的副总裁苏利文说道,“我们可以用机器去完成这些,但效果远不如球员去做完成的好。”

“如果球没有被‘激活’,球感会让球员非常不舒服。”勇士队装备经理艾瑞克豪尔森说。

他还表示,“如果你刚从箱子里拿出新球,去投一小时篮,你的手指末端一定会有明显磨破的血迹,因为这些球上的线实在太新了,但是如果过了一段时间,球上沾满了球员的汗水、地板上的灰尘等污物,球的颜色会从橘黄色变成棕色,这时球员们就不会感到任何不适了。”

雷霆队对比赛用球的重视堪称联盟标杆。每次主场比赛前,球队安保部门主管都会亲自出马,将球护送到更衣室。全明星后卫拉塞尔韦斯特布鲁克会先接过篮球,他会像医生一样,动用自己的全部五官与双手检查篮球,确保篮球球感良好、没有漏气后,他会把球交给队友们依次感受。随后球员们围着一圈,互相鼓劲,再冲向球员通道。

事实上,一些老的NBA球员甚至喜欢用那些已经发黑的球。曾在1966-1977赛季效力过7支球队、并担任勇士队的电视评论员长达30年之久的吉米本内特就表示,现在的篮球实在太过光滑坚硬,原来的球则十分柔软,正常人都可以很轻松的单手抓球,而现在的球则很难让普通人做到。

一名长期担任球队总经理的高层表示,有些球员为了持续使用他们的习惯用球,往往会“不择手段”,譬如在上面画上笑脸、圆点等等,来帮助他们在比赛前准确认出哪一个是他们喜欢的。

如果你是老球迷,其实不难发现,在以前的季后赛中,比赛用球大多数是棕黑色的,这些老旧的篮球可以很好的帮助射手在比赛中找到并保持手感。现在因为电视转播的原因,比赛用球不得不看上去像新的一样。

如果比赛用球让球员感到很不适应,球队还可以“暗渡陈仓”,举个例子,教练会让一名对比赛用球十分懊恼的控卫,在第一节就将球传给一名正在喝啤酒的观众,这样的话,比赛用球将不得不被更换。

勇士的豪尔森还回想起另一件“由球引发的血案”,有一场比赛,某个半场8中0的球员怒不可遏的回到更衣室怒吼,“是谁选的那个该死的球?那就是块砖头,你在干什么?”可见比赛用球对球员手感的影响。

或许是商业原因,NBA联盟在比赛用球方面并没有安于现状,他们在更换比赛用球上也作了一些尝试。但1990年与2006年两次“换球”风波,却引发了一系列的笑料与灾难。

为了ABA周年庆典,在90年中期的季前赛中,联盟同意一些前ABA球队使用ABA联盟标志性的红、白、蓝三色球,但是这次换球却成了大众的笑柄,因为第一节比赛结束后,主队地板与队员的球衣上便沾满了红白蓝各种颜色,当比赛强度上升、汗水滴到地板上时,篮球比赛成了“小丑”们的表演。

2006年的“灾难”,是在联盟推崇超纤维复合材料篮球的背景下发生的,联盟在宣传时大肆吹捧这种“高科技”篮球,说它们在掌控时感觉更好,磨合时间也更短。

许多球星对这种篮球十分不“感冒”,他们认为这种球太容易粘在手上,而且并不能像皮革篮球一样充分吸收水汽。当时的MVP史蒂夫(微博)纳什甚至给手指裹上绷带,来避免新球带来的损伤。

“我觉得从这些事情中,联盟最应该学到的就是如果要改变,就应该让球员早点参与其中。”苏利文说。的确,那么多年来球员一直适应着皮革篮球,突然更改怎么能不出错?

利用比赛用球作弊的情况,在职业联赛中并不少见。NFL巨头新英格兰(微博)爱国者就曾因为在比赛用球上作弊,遭到联盟重罚。当时,球队主力四分卫汤姆布雷迪被指控给橄榄球“放气”,从而在超级碗中决赛中获利,并最终夺冠。

但在“放气门”之前,NBA各大球队与球星已经对这项技能了如指掌,“大鲨鱼”奥尼尔(微博)堪称祖师级人物。

“在冠军争夺战中,如果我觉得球有点硬,那我就会放点气。”这位前全明星中锋在主持电视节目时毫无遮拦的说出了这个秘密,他说:“我需要一根气针,我的朋友会藏着一根气针,我只要把比赛用球拿过来……我需要让球变得更容易掌控,我想这并不算是作弊。”

作为奥尼尔曾经的恩师,“禅师”菲尔杰克逊也在该领域造诣颇深,他曾在1986年向芝加哥媒体爆料,在效力纽约尼克斯期间,球队包括他自己本人曾使用放气“战术”在攻防两端获利。防守方面,放气可以让球的重量减轻,可以让内线球员更好地在三秒区内控制篮板,而进攻方面,气少的球不会在落地后快速回弹,可以让外线球员更好运球。

现在,联盟明确规定,主队的装备经理或者球童必须在赛前把三个比赛用球送至裁判更衣室,而且三个球在赛前也要接受检查,以确保球的气压在0.53千克/平方厘米到0.6千克/平方厘米之间。

豪尔森表示,如今NBA的政策已经严厉了许多,球员再想施展“放气”一类技能的机会几乎为零。作为勇士队80年代的球童,豪尔森每天都得为名人堂后卫克里斯穆林捡球,那时候,豪尔森几乎不用移动,他需要做的只是在篮筐下等球入网。

豪尔森认为,如今的科里和当年的穆林非常相似,两人对细节都十分重视,如果场上有了极小的、不利于己方的变化,科里都能发现,尤其是他在控球的时候。

现在的NBA用球,每一个要花费0.27到0.36平方米的皮革,每年,都会有上万平方米的牛皮被送到中国的工厂,进行加工生产。在那里,每个球需要四天的时间,才能获得“生命”。

此外,用来包裹篮球内部气囊的尼龙绳来自日本,用于制作气囊的橡胶则来自马来西亚和越南。

当篮球制造好了,它们又会踏上旅途,这次它们将横渡太平洋,来到阿拉巴马的亚历山大城,在那里经历严酷的测试,就像NBA新秀参加体测一样。这些篮球也要详细地测量直径、重量以及弹力,以保证它们可以在1.83米的高度落下时可以回弹1.32-1.42米,膨胀指数得达到严格的0.56千克/平方厘米,周长得保证在74.93-75.56厘米之间。最后,再经过机器不断反弹等一些刺激,“激活”皮革质感的流程,这些篮球就可以找到它们存在的意义了。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